Category Archives: 老師的話

漫畫有罪?

作者:李世慶

那天,吃晚餐時,老公向孩子們提出買漫畫書的事:「我想跟你們說,是否可以不要再買漫畫書了,因為家裡已經有很多了,書架也不夠放了,而且,那麼多漫畫書,你們重看的機會有多少?若真的想看,去借就好了。」我正想著如何加入陣營時,五年級的兒子立馬開口回道:「爸爸,你大概不了解漫畫對我們的意義,我們買不一樣的漫畫,是在看不同漫畫家的風格,你知道漫畫要一格一格有連貫性地畫出來,還要讓人看得懂,漫畫家是很辛苦的,而且有些還是集體創作才能如期出刊的。漫畫的表達和文字不一樣,裡面有很多想像力和設計的。你一定是看得太少,才會要我們不要再買。」

兒子才停頓,三年級的女兒馬上接著抗議:「你跟媽媽不是也一直買書回來看?為什麼你們可以買,我們不能買?如果你禁止我們買,我們還是會用自己的零用錢買,只是不讓你看到而已啊,我們還是會繼續看漫畫,那還不是一樣!如果沒有位子放,那我們隔一段時間整理一下就好啦。你們要知道,漫畫書是我們很重要的童年回憶耶。」

漫畫家

漫畫家

聽到孩子們的鏗鏘發言,著實嚇了我一大跳,沒想到孩子們對漫畫有這麼多想法及這麼深的情感連結。於是我們開始調整策略,請孩子推薦他們認為好的漫畫給我們 看,然後在閒聊的時刻和他們一起聊聊漫畫中的人物性格、行事作風、漫畫家想傳遞的主軸與意義、各個創作人物的特殊之處、自己最欣賞的地方…於是我們的對話 中常常出現的是:「你覺得魯夫是什麼樣的人?」「你最喜歡JoJo裡面哪一個設計?」「你認為這段故事在說什麼?」…這樣的談話讓我們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也讓我們了解孩子們從漫畫書中學到了什麼,無形中也增添許多親近的機會。

我們一起討論過的漫畫有《海賊王》、《怪醫黑傑克》、《JoJo的奇幻冒險》、《佛陀》、《XXX Holic》、《名偵探柯南》、《三國志》、《馬拉松硬漢》、《將太的壽司》、《東周英雄傳》、《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家哉之人》、《深夜食堂》…我也從中發掘了我最喜歡的漫畫家——鄭問,他的表現方式很多元,潑墨的灑脫、婉約的細膩、精雕的華麗和人道的關懷,讓我也成了漫畫迷!

大的要讓小的?

李世慶

晚餐時間,大家圍坐餐桌上,三歲的女兒滿臉得意地抓著湯匙,笑著嚷:「我有唐老鴨湯匙耶!」五歲的兒子作勢要搶回來:「那是我的湯匙,你用你自己的。」女兒不依:「我要唐老鴨!我要唐老鴨!」兒子跑去拿了另一支,說:「這是你的米奇,唐老鴨還給我。」女兒說:「米奇給你,我要唐老鴨。」兒子說:「那是我的,你又沒有跟我借。」女兒說:「我要唐老鴨!我要唐老鴨!」兒子委屈地轉向我:「媽媽,妹妹搶我的湯匙,她沒有跟我借就拿走了。」

兩個孩子

我才要開口,爺爺就搶先對兒子說:「做哥哥的要讓妹妹啊,妹妹要什麼就給她,一支湯匙而已嘛,你今天就先用別的,明天再還你就好啦。你是哥哥,要愛護妹 妹,知道嗎?」婆婆也在旁幫腔:「大的要讓小的啊。」兒子一臉不悅,氣呼呼地衝著我:「媽媽,為什麼你要先把我生出來,如果你先生妹妹,她就要讓我了。為 什麼你不先生妹妹?」

 

礙於公公婆婆在場,等到睡前的講故事時間,我們才展開會談。我說:「晚上吃飯時,妹妹沒跟哥哥借,就拿走了哥哥的湯匙,爺爺奶奶又說哥哥要讓妹妹,妹妹很開心,可是哥哥很不高興,但也讓給妹妹了。妹妹有什麼話要跟哥哥說嗎?」妹妹笑著對哥哥說:「我喜歡唐老鴨。」「哥哥有什麼想說的嗎?」「我不喜歡妹妹沒跟我借就拿走我的東西,你要先跟我借啊!」我說:「哥哥是說,如果妹妹跟你借,你就會借給她嗎?」哥哥說:「對啊!因為她是我妹妹啊!」我問女兒:「妳聽到哥哥說的了嗎?」她說:「那我明天跟哥哥借!」哥哥說:「好啊!你要跟我借喔。嗯…我想聽故事了。」於是爭執和平落幕,我們開心地講睡前故事…

「大的要讓小的」是許多家庭的家庭規條,於是「偏心!」、「不公平!」、「為什麼?!」的怨怒常會留在許多「哥哥」「姊姊」們的心裡,而排行小的孩子通常較會察言觀色,因此更容易獲得老人家或父母的喜愛,哥哥姊姊們就更吃虧了。一般而言,大的孩子只比小的大個兩三歲,他真的「大」了嗎?如果他也沒有真的很「大」,為什麼要讓呢?每次都要讓,讓到小的有恃無恐地變成「小霸王」、「小公主」或「小無賴」,是父母親要的結果嗎?
—— 刊於2016.6.9聯合報〈親子手牽手〉專欄

上學只為成績嗎?

李世慶

國中第一次段考結束,學校寄來孩子的成績單,班上第三名,媽媽認為孩子挺不錯的,卻在聯絡簿上看到導師約談的文字。

困惑的媽媽赴了導師的約。一見面,導師單刀直入地說:「李媽媽,你要多要求你的孩子,你看他這次的成績才第三名,他應該有能力考第一名的。」媽媽說:「老師,謝謝你這麼看重孩子的能力,我認為第三名很好啊。」老師停下手邊的工作,正視著媽媽說:「你知道你的孩子IQ排全班第一嗎?既然IQ這麼高,成績也應該要第一啊!我看下課時間他和同學常常都在玩,你要多勸勸他,讓他多用功一點。」媽媽有些犯傻:「可是老師,第三名真的很不錯啊。而且下課時間本來就是要讓孩子喘口氣,他和同學玩有什麼不對嗎?」

飛翔

老師看似有些慍怒,皺著眉頭說:「我沒看過你這種家長,我是為了你的孩子好才請你來談談的,你怎麼就是聽不懂呢?」媽媽更不解了:「我知道老師是為了孩子好,只是除了成績之外,孩子的人生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不一定要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課業上啊!」這會兒,老師翻白眼了:「孩子是你的,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只是好心告訴你,你聽不懂我也沒辦法。」於是媽媽謝過老師後趕緊告退。

孩子回家後,問媽媽和老師談了什麼,媽媽如實以告。孩子立刻回道:「我不會把所有力氣都拿來讀書喔,我一定要和朋友玩,但是我會讓自己的成績保持在中上,這樣可以吧?」媽媽回說:「當然可以,成績是你自己的,你想拿幾分,就花多少力氣在上面。」這個孩子也一直遵守著和媽媽的約定,能玩也能照顧功課,大學選擇了自己喜歡的科系,今年從研究所畢業。

成績,一直是老師、父母關切的主軸,甚至希望讀教科書就是孩子生活的全部。然而,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與同儕互動,學習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卻是他們最重視且是成長的一部份,甚而是某些成績不佳,卻仍願意上學的孩子的最大動力。在這個日趨多元的現今社會,期盼老師及父母們的價值觀也是多元的,讓孩子能盡情展現成長的亮光!

家,是關鍵;老師,是過客

李佳燕轉自某老師

◆三年前,我看到一位老師這樣寫著:

“我們班那個資源班的寶貝真的好可愛。
聽說,他放學的時候看到我們五年級的老師值勤導護,就興奮地對那老師一直分享:”我今天吹笛子過關了耶!!”
一付很快樂很滿足說完之後離去,拜拜回家。

其實,他今天考完笛子過關後,第一時間就來告知我的了,看來這件事他真的很興奮很重視 (因為,他真的學習能力不好,音樂老師考直笛,他一直過不了關,重考好多次了) 真的好可愛,雖然不認識的老師,只要是熟面孔見過的老師,他都會快樂地去分享。

他連續好久終於通過的考驗,我好喜歡他的單純無心機,他這次國語月考最基本的國字注音全對無錯,在我心中已經算是100分了 (雖然這次月考國語考題過度簡單,雖然他的成績仍是全班倒數幾名)

親愛的老師朋友們,如果你遇見我們班的寶貝,用一口不清晰的語調,對你興奮的分享些莫名其妙的話,請替我鼓勵他,幫我對他加油打氣,說:”你好棒!!!!”

before & after

from https://flic.kr/p/bhhJrZ

◆三年後的今天,我看到老師這樣寫著:

“那個可愛的寶貝
就眼睜睜毁在不懂珍惜的家長手裡
家長只顧著賺錢
不懂得好好照顧他教導他
那孩子國中根本沒人管
整天和不良少年鬼混
滿口髒話煙不離手
成了小惡霸⋯⋯⋯

這就是當老師的盲點
老師真是每個孩子的「過客」
能盡力的就只是那孩子「長長人生中的二年」

家長為何總是不懂
「家庭教育」才是影響孩子最「關鍵」的力量
父母親的身教言教價值觀
才是孩子一輩子的影響”

過動的孩子在偏鄉:孩子的無力,家長的無奈,老師的無能

◎ 陳培瑜(前教師、兒童書店創辦人)

放暑假了,許多爸媽雖然煩惱著長達兩個月的活動安排,但卻也因為孩子能夠暫時遠離有壓力的學校生活,而鬆了口氣!尤其是那些被老師視為麻煩製造者的孩子來說,不用再被老師的口令追著跑,怎麼想都是件快樂無比的事情呀!但這幾年,這些孩子更得面對「吃了藥才能正常去上學」的困境,因為他們多數會被指認為過動症。一旦如此,多數兒童精神科醫生就會建議吃藥,讓孩子在學校時能乖乖坐好仔細聽。

觀察相關數據,國內兒童心智科醫師指出過動兒盛行率為三.七%,也就是一百人中有三到七人罹患該疾病需就醫。以現在每班三十五個學童來說,幾乎是每個班就會有一到兩位孩子是過動症。也因為如此,許多老師都會希望家長能配合醫生的診斷,儘速讓孩子成為用藥一族,以控制班級秩序。

扮鬼臉的孩子

但真的是如此嗎?十多年來,我曾在花蓮擔任教師,後來經營兒童書店。在這段日子裡,認識了許多孩子,他們的故事或許可以提醒成人重新思考,孩子們若真有過動症,除了用藥之外,沒有別的選擇嗎?又或者說,這些孩子的行為,真的只能用過動症來理解嗎? Read more »

成績單惹的禍

那天,平時常帶著笑臉的孩子愁著臉來找我。
「你看起來有些不高興,怎麼了?」我問。
「老師,你認識我哥,你找他談談話,好不好?」孩子皺著眉怯聲地說。
「你好像有些擔心,有什麼事情需要談?」
「都是因為成績單啊!昨天段考成績單寄到家裡了,我們才回到家,就被爸爸叫去客廳,要我們坐下。爸爸說:『老大!你還有臉當哥哥嗎?看看你這是什麼成績?都三年級了,還考這種成績,你不想升高中了嗎?你看看弟弟的成績,每一科都比你好,還考了第三名,你呢?30名,一差就差了十倍,你這樣還有臉當哥哥?怎麼當弟弟的榜樣啊?…』

Brother's Keeper
媽媽接著說:『當哥哥就要有哥哥的樣子,你國小成績沒有前三名,也有前五名啊,怎麼一上國中就退步這麼多,數學是主科,考67分,怎麼考高中啊?高中考不好,就別想上國立大學了啦!你看弟弟,從小學就是前三名,上國中也保持前三名,你們同校,看你這個哥哥的臉往哪裡擺?這次只有弟弟有獎金,你回房去好好檢討一下!』 Read more »

半夜的呼喚

作者: 李世慶(行動聯盟成員,輔導老師)

青春期的孩子們需要的就是大人們的傾聽與陪伴,只是,大人們常因為擔心孩子的未來與害怕自己教得不夠好而忘了當下的傾聽,反而常用道理與斥責來回應孩子,因此錯過了瞭解孩子的時刻,也隔離了孩子們想靠近的心。

電話鈴響,轉身,天色昏暗,瞥鐘,2點23分,驚覺,現在是半夜。拿起話筒:「喂…」「老師,我是虹虹,我跟我媽吵架,心情很不好,我好想死,跑到鐵軌邊來,可是,我想到你…」「虹虹,我現在就過去,你在哪裡的鐵軌邊,你一定要等我喔。」「好,我風暴過後在…,我會等你來。」身旁的老公已經被我擾醒了,十萬火急地要他帶我到鐵軌邊。他看看身旁兩個稚幼的孩子,我說孩子通常會睡到天亮,應該沒問題。就這樣,我們飛奔到鐵軌邊。

虹虹一個人坐在鐵軌旁,雙手緊抱著胸前,髮絲任風吹散,遮蔽了大半個臉龐,孤單的影子伴著她。老公擔心我們婦孺在鐵軌邊談話不安全,執意像衛兵似地站到兩公尺外陪著我們。

Read more »

這樣才帥啊!

作者:李世慶

被強暴砍剪的大樹們

出處:江翠護樹志工隊

那一天週會,要服裝儀容檢查。打鐘前,小飛舉手問說:「老師,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升旗?」「喔,你有什麼事嗎?」「我沒事,只是今天要服裝儀容檢查,我不想去。我有剪頭髮,我全都及格,要不然現在就給你檢查。我只是搞不懂,為什麼一定要穿這麼醜的制服,還要每個月檢查?」「我明白了,你是覺得制服不好看,也不耐煩被檢查,是嗎?」「對呀!白色已經夠單調了,還做成這種領子,看起來很呆ㄟ!」「看來你對制服很不滿意,而且有你自己的想法,你要不要說說看?」「這很難說ㄟ,這樣好了,你們去升旗,等你們進來教室後,我就告訴你們我喜歡什麼樣的制服,這樣可不可以?」「好。那我們拭目以待喔!」鐘響了,於是,大夥兒魚貫走出教室,到走廊排隊、升旗、服裝儀容檢查,孩子們一邊竊竊私語,興奮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Read more »

酸梅湯的滋味

作者:李世慶

我一定會告訴家長的是我看到的孩子的好與優勢,且孩子在旁聽到了,也可以瞭解他在老師眼中的樣子,讓他對自己更有自信,豈不是一舉多得,因此家訪是我必定要走的行程!

酸梅湯一個酷熱的週六,下午一點三十分,準時按了門鈴,聽到門內「來啦!來啦!」的回應聲。

一會兒,門開了。一個微胖的身軀擋在門口,一邊欠身,一邊笑著說:「啊,老師,您來啦,真是對不起!我家小正功課不好,讓您擔心了,這麼大熱天還讓您跑來,真是不好意思……」

感受到小正媽媽的歉咎,沒等她多說,我馬上回說:「小正媽媽,我今天不是要來談小正的功課的,我是要來告訴你,小正擔任我們班的服務股長,他很認真、負責,班上同學都很喜歡他…」瞬間她楞了一下,趕著說:「喔,是這樣啊,來來來,老師請裡面坐。」

 

進屋,小正媽媽邊喊道:「小正,老師來了,我煮了酸梅湯放在冰箱裡,趕快倒一杯來給老師喝,老師熱壞啦。」小正跟我打個招呼後,逕往廚房走去。趁著小正去倒酸梅湯,我問小正媽媽,小正在家會幫忙做家事嗎?她說:「會啊,今天上午他就自己收拾了客廳,還去買酸梅湯的材料回來讓我煮呢。」我四處張望一下,客廳果然清爽乾淨,難怪小正擔任服務股長都會隨時幫忙同學打掃,原來在家有練過呢!

Read more »

聽聽孩子的想法

作者:李世慶

開學約三週後,由於有暑期輔導課的關係,孩子大致都能配合上學校生活的時間規律了。一天,早自習時,有位媽媽在教室門口探頭探腦地,手上拿著一根藤條,我納悶:誰家媽媽追打孩子追到這裡來了?便起身出門去探問,她說:「老師,你不要對孩子太好,不乖就打,你打孩子我不會怪你的,我聽說你沒有棍子,特地給你拿一根來,你不要客氣,不乖就打,孩子上國中很難管的呀!」我尷尬地看著她,教室內的孩子們開始騷動,說是某某某的母親。我謝謝她對孩子的關心,接過藤條,告訴她,我會照顧孩子,請她放心。離開前,她還特地喊了孩子的名字,要孩子一定要聽話,那個孩子羞得低頭不語。

我瞭解父母親擔憂孩子若不嚴厲管教,恐怕會變壞,也想要借用老師的權威來幫忙管教孩子,確保孩子好好的想法,只是,孩子用打的就可以教好嗎?如果是這樣,那麼,打過的孩子應該就會變成父母或老師想要的樣子了,為何還需要一打再打呢? Read more »

«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