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老師的話

今天的課程不好玩

孩子寫的自己的優點

孩子寫的自己的優點

 

 

今天的課程不好玩(是我說的),沒有大肢體動作,沒有很多的肢體變化,只有一件事……口說好話!一開始我問孩子喜歡被誇獎讚美嗎?大部份孩子答:”喜歡!”

只有兩位孩子沒說話,讓我很訝異!我問沒說話的兩位孩子,他們不喜歡被誇獎讚美嗎?小宏(化名)說:”自己把事情做好就好,幹嘛誇獎!”另一位小勛(化名)說:”我不喜歡炫耀!

 

我說:”今天每個人都要勇敢不必客氣地讚美自己喔!”。整堂課原本會打鬧的小男生,也懂得讚美別人說好話了!

 

 

 

Read more »

動身體,充滿無限可能

作者:雲門教室律動老師 龔珊靚

我是一個很喜歡孩子的人,喜歡和孩子聊天,10年前因緣際會進入了雲門舞蹈教室。雲門舞蹈教室的理念希望孩子做自己,感受身體的自己,感受他人。

一直認為,身體律動課程的設計,能讓孩子能多思考,多反應,多舞動。有個4歲小女孩,從第一天上課開始,她完全不跟著大家一起動,只坐在旁邊看。小女孩的爸爸,個性比較急,總說:「一直坐在教室邊,真是浪費時間又浪費錢!」

還好,女孩的媽媽深具耐心,總是安靜的在看課窗外,觀察著小女孩,透過眼神一路陪伴。

律動(非本次課程)

律動(非本次課程)

Read more »

國中導師的第一週

作者:李世慶

在這個網站上寫這一篇及往後的篇章,是想分享個人的經驗給需要的家長或老師,因為在孩子的成長與學習過程中,需要家長與老師的協助與合作,而且孩子在家與在校可能會有不同的面貌出現,因此親師要相互瞭解彼此的教育理念及對孩子的看法與作法,因為那會影響孩子的情緒、思考、行為、人際互動及人格發展。為了孩子,讓我們一起行動吧!

1993年7月,在當時公平的S型編班後,手上有一張名單告訴我,有44個孩子交給我了。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去帶他們、影響他們,在他們年輕生命的國中歲月裡會留下什麼回憶,我有一部分責任,因為我是他們的導師。

新生報到時,家長們看到我,直說老師好年輕,那一年我38歲,或許個頭瘦小讓他們有些錯覺吧。但聽到他們的話,我瞭解其中的情緒是複雜的,或許有些慶幸、有些不安、有些擔心……更多的可能是說不清楚的糾結,因為每個孩子都是家長心上的寶貝啊。 Read more »

老師撇步分享

為過動兒調整上課方式

已從教職退休幾年的她,邊吃邊聊到以前曾帶過的一屆學生,從小學畢業到今年大學畢業,感情超好,每年辦同學會。當年班上有一個自小一就名聲大躁的過動兒、二個妥瑞氏症、二個永遠考一百分的資優生、二個家長委員的小孩和家長會長的小孩⋯⋯我一聽眼睛睜好大(怎麼教啊?)她講了好多好多,其中最酷的是,她說她觀察妥瑞兒和過動兒,發現他們上課只有20分鐘的注意力,於是,她對全班說:「老師只上20分鐘,如果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我上課的時候,盯著我的眼睛專心上課,20分鐘一到,就讓你們在教室裡做自己想做的事。」結果,效果超好(包括成績)。那⋯資優生怎麼辦?她說:「只要把補充資料給他們,他們就會自己讀,有問題再問。」

那位過動兒是她去輔導室「撿」來的(還因此讓原本擔心抽到那孩子而不想帶高年級的導師們鬆了一口氣⋯),她是那孩子中年級時的科任老師,有次孩子跟她說「如果妳來當我的導師就好了,妳都不會發脾氣⋯⋯」,她跟孩子說:「好,如果我有帶班,一定抓你來我班上。」她信守諾言。 Read more »

一位小學老師的分享

以下是一位小學老師參加完102/08/03屏東場論壇的感想:

今天最震撼的是研習的衝擊和洗禮,

以前,雖然知道過動兒的藥物有些副作用,

可是,為了孩子的學習,以為這是”不得不”接受的事

基於對孩子專注力的改善,我好像也被洗腦:

誤以為必須”只能”依賴藥物控制,

去”爭取”孩子穩定專注的有限時間,給予適當的學習引導

原來,藥物不一定適用每個孩子,

當一定時間觀測服藥無效之後,

應該尋求非藥物的其他方式,不該盲目繼續吃藥只求「心安」

更驚恐的是”連孩子自己都被徹底說服”這件事

竟連孩子自己都不敢停藥,害怕自己失控。

我記得以前學生特別有狀況的時候,

連他自己也會大聲嚷嚷:

『我今天忘了吃”聰明豆”嘛!所以控制不了嘛!』

伶牙俐齒的他,在同儕孩子們的眼裡看來,

這分明就是為自己推託逃避的藉口,

連平常很排斥服藥的孩子

他也全然的深信:自己的行為思考是受藥物的約束 Read more »

敘說過動研討會裡的生命故事 & 我的故事

作者:葉恩宜

你的孩子被老師說注意力不足過動嗎?
你以為呢?你的感想是什麼?帶孩子去看兒童精神科或兒心科醫師的門診時,
那是一個怎樣的過程?你感覺如何?有沒有話要說呢?
當醫師開過動症的藥物給孩子服用時,
你又有何看法?我們希望探討台灣的教育狀況,
與兒童精神科的看診現況。這麼多孩子被家長,
老師和醫師診斷為注意力不足過動,這麼多孩子在服用過動症的藥物,
就竟是怎麼一回事?是孩子本身的問題嗎?是我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還是醫師看診也有問題呢?請你與我們分享你的經驗與想法,
我們希望透過集體的力量,能改善這些狀況,還給孩子做自己,
讓孩子像個孩子地長大。你的經驗分享對我們尋找出解決之道,非常的重要!
                                       (引自李佳燕醫生)

 

壹、緣起(個人立場)

先前去叁加了一場成大醫學院舉辦的”當我們同再異起”研討會後。有群人,又展開了一場”研討會”的籌備計畫,也是我一直以來最關切的一群特別的孩子,孩子們的人權/權益問題(即將登場的研討會名稱為:”還給孩子做自己,拒絕孩子變罐頭”)

我們是一群反對過度依賴藥物的社會人士,裡頭包括醫生,大學教授,老師,家長,社會團體,保母等等!我就這樣從手邊的工具開始畫圖,要放在粉絲專業上的照片,想要的就是畫圖來呈現這個團隊。圖一:是我手邊的工具,曾經在第一線的教保人員都該具備的工具。也是我102/1/11(五)晚上開始動工,擔心延遲了這麼有意義性的研討會會前工作啊!而我起初的想法是,用圖畫的方式呈現,”拒絕孩子變”是以糖果來呈現,意涵為:一般的家長或者老師給糖?不給糖?的態度與理念以及兒心科醫生評估”過動兒”給藥?或不給藥?的見解和解決之道。”罐頭”就是不讓孩子變成藥罐頭(圖一:我的工作地點就在房間狹小空間裡完成/我和女兒一起製作的唷)。

圖一:手邊的工具

圖一:手邊的工具

圖二:第一次畫的圖

圖二:第一次畫的圖

圖二:是我第一次的圖畫,與佳燕醫生討論過後,原本,是我的概念的第二個方法,完成下圖三:(ADHD)就是畫了4個罐頭 ,裡頭共有4個小孩,有女生穿著中性的衣服,男生則是穿著粉紅色的裙子,另外,2個小小孩,就是有色人種(繪本/和英出版)的繪本中,討論種族議題下,我們還可以如何看待這群孩子呢? 上面的糖果還是我原本的意涵:用包裝糖果以及美國糖果來呈現!(PS:5顆糖果就是利用第一幅圖畫剪下來的,是我女兒剪下來又重新塗顏色。)

圖三:完成圖(放在粉絲頁的圖)

圖三:完成圖(放在粉絲頁的圖)

Read more »

Recent Ent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