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獻與影片

2017大大親子影展活動開跑囉!

全台首次高雄台北雙城親子影展,片單豐富多元,共12部電影36場的電影放映及映後座談,總共「童心世界」、「校園私角落」、「天才天才?」、「過動人生」四個單元,關注兒童性、親子關係、學校教育、及過動等兒少相關議題等主題。

周邊活動也超級精彩!7/8在高雄塩旅社有「世界咖啡館─我對教育小看法」,讓孩子們一起來想一想,對於學校教育還有什麼不同的想像。粉絲專頁活動的「拍一封信給你 影像信」拉近親子間的距離,讓彼此無話不談。在這暑期時光,邀請關心教育、親子關係或喜愛影展電影的大小朋友們,來台北高雄一起「好.動.玩.樂」!。

更多影展訊息搜尋粉絲專頁:大大親子影展https://goo.gl/RcQPiq

2017大大親子影展活動開跑囉!

● 指導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 主辦單位: 社團法人台灣國際影音與教育協會、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
● 協辦單位:富邦文教基金會、臺北中心、高雄市政府教育局、高雄市政府社會局兒童福利服務中心、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人本教育基金會、趙天麟立委辦公室、劉世芳立委服務處、復安牙醫診所、飛行國際、想映電影院、天馬行空、美昇國際影業、位佳多媒體
● 媒體協力:未來Family、教育電臺、高雄廣播電臺
● 宣傳協力:財團法人家樂福文教基金會

Read more »

寫在新書 ”親愛的大人” 出版前

李佳燕

經常有人問我:「你是一位家庭醫師,為什麼特別關注過動兒?」這必須感謝我的兒子,他教我看待孩子要接近孩子的想像。

我們為兒子選擇了一個快樂似天堂的幼兒園。沒有寫字,沒有背書,更沒有功課,只有在綠草坪上奔跑玩遊戲,在教室角落演戲捏黏土。上了小學之後,卻遇到始料未及的挫折,兒子坐在老師必須特別關照的特別座。在兒子每天一貫「我不要上學!我為什麼要上學?」的質問聲中,我得以有機會重新審視教育現場對孩子的影響,當然包括負面的傷害;也開始質疑校園傳之已久加諸在孩子身上的種種規範與評價,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親愛的大人然後,越來越多的孩子被帶來我的診間。他們有的是我從出生就認識的孩子,卻在上小學之後,被老師標籤為過動兒,要求父母帶去醫院做鑑定,因為我是他們的家庭醫師,便希望先聽聽我的意見;也有熟識的朋友寫信給我,細數孩子從老師要求帶去看醫生,到看病診斷給藥的過程,讓朋友覺得既驚訝又荒謬的點點滴滴。我倏然想起,當年若非我和先生都是醫生,兒子是否也有可能遭逢同樣的命運? Read more »

ADHD 臨床現場的分裂與對話:以ICF為參照的反思

作者:東華大學 翁士恒

這篇文章中,我們來談ADHD這個這個「疾病」被理解與使用的方式與其在醫療與生活世界間可以開展的角度。在醫療空間中,「疾病」需要被精確的確診但是在生活空間中,「疾病」可能帶來偏見與歧視。在醫療空間中,「復原」指的就是病症的消解,但在生活空間之中,「復原」指的是怎麼活的更好。因此,怎麼讓疾病的理解可以有更多人文脈絡,有著如余德慧所追尋之柔適照護的質地(李維倫,2015),本文引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CF)這個國際通用的標示系統對於疾病的思考,希望讓「對話」可以再度交集。

前言與反思:用藥,錯了嗎?臨床現場的分裂

過動與注意力不集中症候群的用藥爭議是最近在台灣兒童心理臨床現場的熱門話題,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五版(DSM-5)與質疑DSM診斷系統之書籍的中譯版也相繼問世,對於這個兒童青少年的精神疾病之流行有諸多質疑。而由立法委員針對過動兒用藥所提出的質詢、與由某非營利組織所提出的省思論點,被一些兒科精神醫學專業人員認為是反精神醫學的運動以及山達基宗教的組織活動,讓注意力與注意力不足症候群兒童的用藥爭議蒙上一層模糊的紗罩,臨床現場的對話也變得困難。因為對於用藥與精神醫學權力位置的批判,一些教育現場實踐者與人文心理學家的行動與書寫受到了一些精神科醫師的強烈質疑[1]

臨床專業的對話總是好事,尤其是對於受苦的一群孩子與家長,但專業間走向歧見與對立,傷害最大的也會是家長與孩子。一方面對於醫療專業來說,針對疾病而用藥改善是核心的專業信念;另外一方面,對於非醫療專業,執著於用藥所忽略的家庭教育與社會缺失危及兒童的自主權與主體性,需要被嚴厲審視。這兩方,是否能從對立走向對話,是這篇文章所殷切盼望形成的方向。

ADHD的孩子該不該用藥?是不是用錯藥?是不是在不該用藥的時候用藥?在我自己身為兒科臨床心理師的經驗中,的確常常有著有如分裂的自我面質。尤其當身處不同的地理空間設定,常存有著完全不一樣的理解途徑。在醫院中,我可能進行完一個ADHD的神經心理衡鑑評估,確認了在家庭與學校至少兩個社會情境以上的顯著過動與專注症狀,開始與家長及教師討論用藥的時間與後續行為的處理。而在另外一個面對身體暴力與侵害的社福機構中,我看著孩子飽受欺凌暴力的歷史,理解他在學校暴力的緣由,而他的醫師從不願知道孩子的受暴史,僅專心調整著藥物與爆衝的行為影響,因為理解孩子,我強烈質疑著如此重大劑量藥物對他的使用是否合適。在不同的兩個臨床現場,藥物開啟了兩個性質迥異的照顧時空,有著近乎分裂的兩種臨床敘事。這幽靈,也一直在用藥爭議的空間中遊盪。

如何讓精神專業說服質疑者其用藥考量了孩子的個人特質與生存困境?如何和其他專業合作形成用藥所預期形成的幫助與效用?這是在步出醫療空間時最直接面對的困境。

這篇文章中,我們來談ADHD這個這個「疾病」被理解與使用的方式與其在醫療與生活世界間可以開展的角度。在醫療空間中,「疾病」需要被精確的確診但是在生活空間中,「疾病」可能帶來偏見與歧視。在醫療空間中,「復原」指的就是病症的消解,但在生活空間之中,「復原」指的是怎麼活的更好。因此,怎麼讓疾病的理解可以有更多人文脈絡,有著如余德慧所追尋之柔適照護的質地(李維倫,2015),本文引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CF)這個國際通用的標示系統對於疾病的思考,希望讓「對話」可以再度交集。

ADHD的症狀之外,有著更以生活為底蘊的存在脈絡

ADHD 的症狀之外,有著更以生活為底蘊的存在脈絡

疾病的另一種視野,從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CF)談起

Read more »

如果你有孩子

李佳燕醫師

介紹《放了牛,他們自己會吃草:迷路媽快樂fun養,孩子獨立自主又自信》 一書

 

放了牛,他們自己會吃草:迷路媽快樂fun養,孩子獨立自主又自信

如果你有孩子,你要如何教養你的孩子?還是你已經有了孩子,你正如何在教養你的孩子?

聰明絕頂花樣百出,一顆心比棉花糖還軟還甜美的米米,給我們的解答,保證讓人驚喜連連、絕無冷場。

其實,我每每讀著米米的撇步,有個念頭,一直閃出來,想把它塞回腦殼裡,可是,讀到下一個段落,這念頭又竄出來,然後,這念頭像小精靈般,四處閃,根本塞不回去了。這念頭就是:米米,妳根本是外星人!不!你們一家都是外星人!否則,怎麼可能有這些超乎地球人習慣的教養觀和教養絕招?

坊間的教養書,多如牛毛,因著現在許多家長,尤其是母親的焦慮又無助,可說是月出好幾本,如要認真讀,讀都讀不完。但是,米米的文字硬是不同。 Read more »

2016動動兒數位敘事工作坊成果分享

緣起

台灣這幾年學童被診斷為「過動兒」的比例日益增加,這幾年關於過動兒診斷、用藥、以及家庭與學校教育關係等議題,逐漸浮出抬面。然而在媒體報導或是期刊雜誌文章的書寫,甚至是講座、研討會上,往往只看見(專業)醫師、學者的討論與見解,還有家長的探問與關懷。卻少有過動兒的聲音,感受以及生命經驗的分享。

本課程主要希望透過數位敘事技巧,讓社會大眾能看見與聽見過動兒的聲音與生命歷程。邀請18歲以上曾經透過醫師確診為注意力不足過動兒(無論有無服藥),運用數位音像工具與技巧來講她/他的生命故事。

課程將帶領學員運用電腦多媒體的分鏡圖像、文字、錄音、旁白、影像剪輯、音樂和音效之混合技巧等,製作出5~10分鐘的短片,並以個人生命經驗的切入以及對生活中的探索與觀察等為故事主題,在作品中講述自己的生命歷程、經驗與成長故事。

藉此,讓大眾更了解過動兒,試圖能進一步討論關於治療、家庭親子關係、學校教育、以及社會期待與結構等相關議題。期待過動兒分享生命故事,讓社會少一點歧視,多一點諒解與關懷。

2016 動動兒-數位敘事工作坊

 

★成果分享

動動兒數位敘事工作坊成果發表

跨出的第一步

王慰慈(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副教授)

很高興這次參加了首屆動動兒的影像課程。從決定課程內容開始,為了尋找最合適的說故事方式,我和杏鴻理事長花了很多次陸續討論。沒想到到了暑假要執行任務時,卻發現我得了黃斑性病變,手術在即,很害怕讓理事長失望,我進退兩難。休息了一個月,感謝上帝的調度,感謝理事長沒有給我壓力,讓我拖延到了八月才正式開課。第一次開課,發現年齡層居然從15到40多歲,該如何設計教材才能讓大家都能理解,並且可以實地操作,還真有點不能想像。期末大家進入密集創作和修改期,我發現每個學員的作品都充滿特色和能量,成果超出我的期待太多。這次工作坊讓我有機會藉由一邊對話式的上課,一邊可以認真的聽你們成長的經驗。我們藉由很多的互動,大家毫不忌諱的把我當成可信賴的朋友或阿姨,盡情的分享你們的印象深刻的記憶。無論它是痛苦、是困難、是不容易、是不合理、是憤怒、是荒謬、還是歡樂的,我真正看到的是,你們都如此寬宏大量,選擇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以不計較他人的錯待,樂觀、積極面對未來。感謝大家接納我,讓我與你們一起成長、一起歡笑、一起創作,藉著說故事,以另外一個角度重新檢視我們的社會、學校、家庭和醫療。這次的高雄行就變成了難以忘懷的認識動動兒之旅了。

希望這只是個開始,跨出的第一步。祝福未來更多的動動兒影像敘事能夠被累積、被傳達、被聽見、被理解,並且帶來改變。 Read more »

(新聞稿)2016 動動兒-數位敘事工作坊成果發表會

主辦單位:台灣國際影音與教育協會、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

孩子已經唸大學的小湘,九九乘法永遠背不起來,小時候老師問6X3=?,因為她無法解釋為何自己給的答案是6+6+6,不堪回首的兒時回憶,只剩空蕩蕩的教室與看不見盡頭的長廊,至今當媽媽了,記住的仍只是咻咻咻藤條鞭打小腿聲;小湘從來記不住自己幾歲,只記得和小虎隊的吳奇隆同年;知道要去哪一戶的樓層位置,卻記不得電梯該按幾樓,買東西就算老闆找錯錢她也無法發現…小湘是已成年的過動兒,從來沒人發現~

近幾年來被診斷為「過動兒」的學童比例日益增加,關於過動兒診斷、用藥,浮上檯面備受關注的家庭與學校教育的議題逐漸被討論,往往只看見(專業)醫師、學者的討論與見解,還有家長的探問與關懷,卻極少聽見成年過動兒自己的聲音、感受以及生命經驗的分享,因為多數動動兒為了避免遭歧視與異樣眼光,寧願選擇隱瞞隱藏自己。

長期致力於影音教育透過影音傳播,關懷弱勢的台灣國際影音與教育協會理事長林杏鴻表示,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過動兒,看見他們的創意能量,八月邀請許多專業師資包括淡江大傳系的王慰慈教授,為曾經透過醫師確診為注意力不足過動兒(無論有無服藥)的非兒童,舉辦了為期一個月的運用數位音像工具與技巧研習課程–2016 動動兒-數位敘事工作坊,獲得以影音說出自己的生命故事的技能,參加者從15歲至40幾歲。

[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發起人李佳燕醫師認為,為什麼要求每個學生都只能一個樣?如果每個人都一個樣,這世界會是多麼無趣!

2016 動動兒-數位敘事工作坊 發表會

歷經一個月的戰鬥營訓練,五位對於影音錄製極為陌生的過動兒學員,9月4日上午,邀請辛苦陪伴的家人參加首映發表,及特教與親子教育專家學者出席見證他們一個月來學習製作完成微電影的學習成果,透過影音說出了屬於他們自己的生命故事。

她(他)們在成果發表記者會中,透過自拍自製的影片揭露自己,每一則故事因為他們活潑特質貌似歡樂,但忍不住的激動與悲從中來的哽泣淚水,仍讓人讀出背後的沉重與無奈,並勇敢面對所有因為別人的誤解與自己的無法察覺,在成長的過去與未來繼續進行中的每一個生命故事,她(他)們希望以自己的成長故事,鼓勵更多過動兒正向面對自己的生命歷程。

我的孩子有ADHD該不該吃藥?吃藥前,請先思考這些事情

作者:留佩萱

今年三月,台灣新聞報導指出國會出現質疑國內過動症「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以下簡稱ADHD) 確診與用藥過於草率的問題。目前,台灣社會也有諸多聲音,針對「有ADHD症狀的兒童」在沒有經過詳細評估也沒有機會嘗試其他非藥物治療方式之下就開始服用利他能 (Ritalin)的現象,憂心非但沒充分檢討甚且擴大而不斷提出呼籲。由於利他能這個藥物被美國緝毒局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列管的第二級藥物 (Schedule II drug,和古柯鹼、嗎啡同一個等級) ,過度使用的確有造成高度依賴性的疑慮。

在美國,估計每十位小孩就有一位被診斷為ADHD,在台灣,據兒童精神科估計台灣有5至7%的注意力不足過動兒。這幾年來,因疑慮看診的人數也不斷攀升。到底ADHD是什麼?小孩出現過動、分心、衝動行為就是ADHD嗎?當醫生說我的小孩要吃藥時,我還能怎麼做?

2016-06-03_21-36-53

Amen Clinic 網站建議非藥物治療法, 圖下說文:「ADHD 已是持續擴大的全國性健康危機了,但儘管它的確診比以前都頻繁,它依舊是當今被錯誤理解與錯誤診療最多的疾病之一。」

Read more »

跳舞,讓一個過動症的11歲男孩擺脫藥物、煥然一新

作者:幸佳慧

音樂劇《歌劇魅影》、《貓》的編舞者吉莉安.琳恩(Gillian Lynne),在1930年代時被視為是有學習障礙的小孩,吉莉安有所謂靜不下來的問題(那時ADHD這名稱還沒發明出來),她的母親帶他去看醫生,但看出吉莉安天賦的醫生,不但沒有從病態觀點看待她,還推她登上世界舞台,成為知名的舞蹈家與編舞者。

我們周遭,像吉莉安這樣有天賦的孩子有多少?而能看見吉莉安這種天賦的醫生又有多少?

李佳燕醫師在演講時,提過她在診間也遇到一個像吉莉安小女孩,她機靈愛玩、愛唱歌,很愛跳也很會跳芭蕾舞,卻被診斷為「過動症+智能不足」,讓她驚訝萬分。

10397105_1459822963.2197

Pierson Feeney

今年三月,美國密西西比州的媒體Sunherald獨家報導 一個11歲小男孩皮爾森(Pierson Feeney)的故事,很可能又是另一個即將大放異彩的吉莉安。

Read more »

2016大大親子影展影展預告

給大人看的兒童影展「大大親子影展」,即將在4月8日至5月1日在高雄熱情舉辦。8部­電影、16場放映以及1場論壇,通通免費入場。邀你一起進入孩子的世界。

“傾聽孩子,讓孩子像孩子般地長大。”


2016年在「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及「台灣國際影音與教育協會」共同努力催生下,­舉辦第一屆「大大親子影展」,期待透過影展讓所有人正視兒童與青少年的人權,接納青春­成長過程中不論是純真、好奇、冒險或是徬徨、無知、不安與叛逆的各種時刻。

希望大人與小孩應在平等位置,都是「大大」,藉此重新思索家庭及學校教育中的大人與小­孩關係,期待能在對等的互動模式下,增進親子、師生的溝通。

我們都曾經是孩子,可是,我們好像忘記了什麼是孩子,「大大親子影展」希望能帶你想起­,我們曾經有過的孩提生活。

◆2016大大親子影展 (活動粉絲頁:請多多邀請親朋好友按讚與持續參與支持)

◆2016大大親子影展影展預告

是真過動?還是年紀小?台灣研究登國際期刊證明暑假生的孩子承擔ADHD確診用藥的高風險

本文作者:幸佳慧(聯盟成員)

兒童因入學的年頭年尾之差,「成熟差異」導致較年幼的兒童容易被誤視為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衝動)病症,這幾年來已有數個國家的學者從臨床觀察與研究提出呼籲。今年二月,台灣台北榮總的醫療團隊在國際知名的《兒科期刊》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發表一篇名為〈台灣兒童因相對年紀差異在過動症的確診與治療之影響〉研究也跟上這塊拼圖,提供了亞洲台灣的相關證據。

2016-03-27_10-41-51

三月中,《紐約時報》健康版一篇名「是真的過動症,或僅僅成熟度不夠?」的報導,大篇幅論及台灣這項數據分析的研究。台北榮總研究團隊從台灣健保局資料,依年紀4歲到17歲、近三十八萬名小孩的數據中,發現八月出生的小孩,成為同年級班上年紀最小的小孩,比起九月生的小孩,更容易被診斷為過動症。也就是說,九月出生的小孩,因為多了一整年的身心發展才入學,因而避免被視為注意力不足、過動、衝動等病症的機會。 Read more »

« Older Entries Recent Entries »